飞鸽传书logo

联发科向中兴停售芯片?

发表时间:2018-04-28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4月28日讯,昨晚,有消息称台湾当局已要求联发科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售芯片。消息传出之后,联发科速发辟谣,称没有发布不能给中兴供货的声明。中兴方面向新浪科技表示,暂不会对此事作出回应。


       此前,联发科方面公开表示,在法人说明会上,有人谈及了中兴被美国政府禁运一事,CEO蔡力行表示,如果台湾地区有关部门要求联发科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售芯片的话,联发科会遵守规定。“事实上,这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台湾地区有关部门并没有要求联发科不能对中兴通讯供货,一般来说,如果中兴通讯有供货的需求,联发科首先要做的就是向台湾地区有关部门申请,而目前,联发科没有发布声明称,不能(给中兴)供货”。


       凌晨,联发科发微博称,正申请对中兴出口许可,其表示依台湾经济部国贸局之要求,本公司目前正积极准备相关文件,申请中兴通讯的货品出口许可证。以期尽快获得货品出口许可证后,依法继续顺利出货。


       今天上午,联发科财务长暨发言人顾大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上对联发科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售芯片的说法是误读。“联发科是按照国贸局的例行流程,申请有关产品出口许可证,这类工作似每月都会有,且涉及很多国家和企业,并非针对任何一家企业”。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智能音箱代工厂:一台27.5元的音箱是如何攒出来的?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5月23日讯,“现在市面上的产品,功能上几乎没太大突破,他们拼命降价,压榨的是我们的利润空间。”在龙岗工业区办厂近五年,胡博润已经对供应链上的风风雨雨司空见惯。这家不到100名装配工人的“作坊”,目前正承担着两个品牌智能音箱的代工、组装工作。


       胡博润表示,为了以低价抢市场,现在品牌厂商对于智能音箱的出厂成本,已经压得很厉害。因此,许多代工厂商在生产过程中都会想方设法钻空子,降低生产成本,满足客户的需求(也为自己拼出生存空间),“知道装配内幕的人,基本都不敢购买这类智能音箱,更不敢拿来送人。”


       那么,在智能音箱火爆的背后,究竟暗藏着什么“猫腻”,让胡博润以及了解智能音箱产业的圈内人,对此望而却步?


       早上7点,胡博润开车到达工厂。在简单盘点过生产线上的配件之后,他便带着助理和懂懂笔记,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惠阳另一个小作坊“看货”。在这间不足100平米的小平房里,装满东西的编织袋堆积如山。他告诉懂懂笔记,这里面的“货品”就是他组装智能音箱的材料之一。


       “这些都是华强北试错的产物,二手的。”他表示,惠州惠阳与东莞凤岗一带,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藏匿于民房中的拆解小作坊。而这些装在编织袋里面的主板、喇叭,都是从回收上来的众多库存品里拆解出来的,“一般我只要喇叭,毕竟这些主板都太低端了,用不上。”


       在下完订单之后,胡博润匆匆赶回龙岗,此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差不多每隔两三天,他就要到周边这些拆解作坊去看看,寻找值得回收的“靓野”(好货)。


       而这些回收来的二手扬声器单元,将会从第二天开始,陆续装配到部分智能音箱上去。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