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鸽传书logo

效仿SpaceX:Facebook将提供卫星互联网服务

发表时间:2018-05-04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5月4日讯,Facebook可能很快就会效仿SpaceX和OneWeb,利用卫星去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上周提交给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文件显示,一家名为PointView Tech的神秘公司将发射一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试验卫星。这颗卫星名为“雅典娜”(Athena),数据传输速度将比SpaceX的Starlink Internet卫星快10倍。


       不过,PointView看起来仍然停留在纸面上。实际上,这家小公司似乎是Facebook去年新成立的子公司,此前一直处于保密阶段。


       许多科技公司都认为,互联网接入服务的未来在于太空卫星。目前,全球一半人口仍然无法使用宽带连接,尤其是生活在农村地区和发展中国家的人们。SpaceX的目标是将1.2万颗Starlink卫星发射到近地轨道,从而在全球大部分地区提供千兆网速的宽带服务。竞争对手OneWeb则获得了软银、高通和维珍集团的投资,计划利用2500颗近地卫星提供类似的全球覆盖。


       文件显示,PointView的“雅典娜”卫星将于2019年初发射至近地轨道,发射将使用Arianespace Vega火箭。“雅典娜”卫星的尺寸和重量(150千克)与SpaceX和OneWeb的卫星相仿,但将使用高频的毫米波射频信号,从而带来更快的数据传输速度。该公司估计,这个系统的网速将可以达到10Gbps。


       文件中称:“PointView希望了解,使用E-band频谱的系统能否被用于提供固定和移动宽带接入。”


       总部设在美国的太空公司必须在发射前获得FCC的批准,这些公司通常会在提交文件的很久前建造卫星和地面站。PointView的申请显示:“PointView已开始建造方案中的卫星设施,并自主承担风险。公司已经书面通知FCC,计划于2016年7月自负风险开始建设。”


       然而根据特拉华州的记录,该公司于2017年4月注册成立。PointView尚未提交过任何年报,也没有任何明确的董事和股东。不过,所有线索都指向Facebook。


       PointView在特拉华州使用与其他Facebook子公司,包括FCL Tech同样的公司代理。PointView向FCC提交申请也由同样的律师事务所,甚至同一名律师来负责。这名律师此前帮助Facebook向FCC提交了申请。


       此外,PointView在申请中列出了3个地面站选址,其中一个选址位于洛杉矶Northridge地区。Facebook去年10月在这里租下了8万平方英尺(约合7432平方米)的办公室,目前正在装修。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海外市场会带着腾讯再次起飞吗?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8月17日讯,8月15日,腾讯发布第二季度财报,数据很不乐观:市值缩水、游戏增长乏力。腾讯增长的新引擎在哪?会是海外业务吗?


        2011年年初,微信上线,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积累了两亿用户;2012年,腾讯就开始考虑微信的国际化;2013年,微信在美国设立办公室,将美国作为重点突破口。回顾腾讯早期的出海策略,在区域和产品选择上和百度上有点相像。首先,都以发达国家为重点,百度选了日本,腾讯选了美国;其次,都是先推广核心产品,百度推广搜索引擎,腾讯推广微信。


        腾讯对于微信国际化的期待要更大,马化腾在2013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表示,“对腾讯来说这辈子能够走出国际化的,在目前看来就只有微信这个产品。”同时,马化腾也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化上的经验非常欠缺,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微信国际业务的机会是50%”。为了50%的成功机会,腾讯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拨给微信国际化的预算高达20亿人民币。


        微信甚至还请了足球巨星里奥·梅西作为全球代言人。但是,巨星代言不仅在美国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在巴西和哥伦比亚这样的足球大国,效果也很惨淡。虽然砸了巨资,但是微信依然只是海外中国人的交流工具。回想百度在日本的失利,再结合微信的遇冷,并不能简单地得出“中国互联网公司无法打入发达国际市场”的简单结论,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企业自身。


        腾讯方面的主要原因还是本土化没有做到位。微信的产品团队和海外本地化团队是分开的,产品是张小龙的团队在管,而本地化是由国际业务部在管,相当于有两个老板。由于管理结构的不合理,微信在国外几乎没有做任何本土化的适配。共享同一个产品和技术团队,国际市场的优先级必然是次于国内的。2014年初,墨腾几个朋友曾经参与和微信的一个合作,海外接口好几次都由于国内的需求而被切断。


        不同文化和用户使用习惯上的鸿沟,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墨腾创投的新加坡同事、台湾同事,即使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也认为微信用起来很不习惯,而更愿意使WhatsApp。只有几个受过中文教育的马来西亚同事能有效地用微信交流,但他们也认为Whatsapp更好用。


        有人要问了,为什么Whatsapp能行呢?它也没做本土化啊。 但是,Whatsapp真的很容易用,不仅不需要根据中国人的习惯添加好友才能聊天、更没有那么多看不懂、而且会让电话变得很卡的功能。 记得2013年的微信,还是会常常卡壳的,那时很多发展中国家还是智能机普及的初期,电话配置跟不上微信的复杂程度。


        墨腾有个朋友在曾在世界排名前五的大国推广微信,就曾经私下抱怨过:“Wechat是很强大,但是每个尝试过Wechat的朋友都告诉我这东西太复杂了、没法用,试了几天就跑回去Whatsapp了。现在坚持用的只有我们公司的同事,因为他们要和中国同事交流。”


        而且,企业微信也一直没法使用即时翻译,这一点让很多需要跨国交流的企业都转向钉钉,虽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钉钉笨重无比。


        腾讯在海外也尝试过支付, 虽然在马来西亚实现了落地,但是使用量却一直提升不上来。在针对中国游客的收单方面虽然颇有斩获,跟支付宝比起来还是有差距。在海外布局上,蚂蚁金服还是远远走在前面的。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