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鸽传书logo

谷歌和Uber对电动踏板车创业公司Lime投资3.35亿美元

发表时间:2018-07-10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7月10日讯,电动踏板车创业公司Lime周一宣布,该公司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风投部门Google Ventures领投的一个融资回合中筹集到3.35亿美元资金。此前,Lime的竞争对手Bird在不到两周以前宣布,该公司在一个新的融资回合中筹集了3亿美元资金。


       与此同时,Lime还确认美国打车服务Uber也参与了这个融资回合。此外,Uber还计划与Lime合作,开始通过旗下应用出租Lime电动踏板车。


       “我们对Lime的投资以及与该公司之间的合作,是朝着我们建立一站式服务以满足所有交通需求的理想迈出的另外一步。”Uber副总裁蕾切尔·霍尔特(Rachel Holt)发表电子邮件声明称。“Lime的足迹已遍及各地。我们对能将他们的电动踏板车服务整合到优步应用中感到激动,这样一来消费者就能拥有另外一个迅速的、价格低廉的城市出行选择,尤其是便于他们搭乘公共交通系统。”


       随着电动踏板车共享服务进入越来越多的美国城市,这种服务已经变成了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监管机构正急于为这种新的交通方式制定相关法律,而很多用户都称其乐于在拥挤的城市里使用电动踏板车出行。但也有居民抱怨称,电动踏板车用户不遵守交通规则,而且他们在人行道上使用踏板车,这会给行人带来风险。


       Bird已成为增长速度最快的创业公司,其估值在最新的一个融资回合中达10亿美元以上,成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而在今天,Lime也同样加入了独角兽公司的“俱乐部”。截至目前,Bird已经总共筹集了4.18亿美元资金,Lime则筹集了4.67亿美元资金。这两家公司都是在2017年创立的。


       Bird CEO特拉维斯·范德詹登(Travis VanderZanden)与Uber和Lyft之间关系复杂,他创立了按需洗车创业公司Cherry,随后该公司在2013年被Lyft收购。通过这项并购交易,他成为了Lyft首席运营官(COO)。一年后他被Uber挖走,从而引发了一桩丑闻,当时Lyft对他提出起诉,指称其盗窃了机密信息。到2016年6月,双方达成和解。随后,范德詹登在2016年9月离开了Uber。


       Uber并未透露该公司对Lime的投资额,但Lime称其投资规模“相当大”。在Uber和Lime达成战略合作之后,后者的电动踏板车将同时使用这两家公司的品牌,并通过Uber应用向用户提供服务。今年1月,Uber与无桩单车共享服务Jump也达成了类似合作,随后在4月最终收购了后者。


       虽然Lime和Bird在电动踏板车领域中占据领先地位,但其他几家公司也正在从事这项业务。跟Uber一样,Lyft也称其正着眼于提供电动踏板车出租服务,其他提供这种服务的公司还包括Scoot、Razor、Ofo、Ridecell、Uscooter、Skip和CycleHop等。


       Lime的服务现已遍及美国和欧洲的70多个城市,而在完成新的融资回合之后,该公司称其计划继续扩张业务。公司联合创始人Toby Sun和Brad Bao发表声明称:“随着我们继续推动城市交通的边界向外延展,我们对能与新的伙伴展开合作感到激动,将为这个新兴领域带来新的篇章。”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海外市场会带着腾讯再次起飞吗?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8月17日讯,8月15日,腾讯发布第二季度财报,数据很不乐观:市值缩水、游戏增长乏力。腾讯增长的新引擎在哪?会是海外业务吗?


        2011年年初,微信上线,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积累了两亿用户;2012年,腾讯就开始考虑微信的国际化;2013年,微信在美国设立办公室,将美国作为重点突破口。回顾腾讯早期的出海策略,在区域和产品选择上和百度上有点相像。首先,都以发达国家为重点,百度选了日本,腾讯选了美国;其次,都是先推广核心产品,百度推广搜索引擎,腾讯推广微信。


        腾讯对于微信国际化的期待要更大,马化腾在2013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表示,“对腾讯来说这辈子能够走出国际化的,在目前看来就只有微信这个产品。”同时,马化腾也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化上的经验非常欠缺,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微信国际业务的机会是50%”。为了50%的成功机会,腾讯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拨给微信国际化的预算高达20亿人民币。


        微信甚至还请了足球巨星里奥·梅西作为全球代言人。但是,巨星代言不仅在美国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在巴西和哥伦比亚这样的足球大国,效果也很惨淡。虽然砸了巨资,但是微信依然只是海外中国人的交流工具。回想百度在日本的失利,再结合微信的遇冷,并不能简单地得出“中国互联网公司无法打入发达国际市场”的简单结论,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企业自身。


        腾讯方面的主要原因还是本土化没有做到位。微信的产品团队和海外本地化团队是分开的,产品是张小龙的团队在管,而本地化是由国际业务部在管,相当于有两个老板。由于管理结构的不合理,微信在国外几乎没有做任何本土化的适配。共享同一个产品和技术团队,国际市场的优先级必然是次于国内的。2014年初,墨腾几个朋友曾经参与和微信的一个合作,海外接口好几次都由于国内的需求而被切断。


        不同文化和用户使用习惯上的鸿沟,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墨腾创投的新加坡同事、台湾同事,即使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也认为微信用起来很不习惯,而更愿意使WhatsApp。只有几个受过中文教育的马来西亚同事能有效地用微信交流,但他们也认为Whatsapp更好用。


        有人要问了,为什么Whatsapp能行呢?它也没做本土化啊。 但是,Whatsapp真的很容易用,不仅不需要根据中国人的习惯添加好友才能聊天、更没有那么多看不懂、而且会让电话变得很卡的功能。 记得2013年的微信,还是会常常卡壳的,那时很多发展中国家还是智能机普及的初期,电话配置跟不上微信的复杂程度。


        墨腾有个朋友在曾在世界排名前五的大国推广微信,就曾经私下抱怨过:“Wechat是很强大,但是每个尝试过Wechat的朋友都告诉我这东西太复杂了、没法用,试了几天就跑回去Whatsapp了。现在坚持用的只有我们公司的同事,因为他们要和中国同事交流。”


        而且,企业微信也一直没法使用即时翻译,这一点让很多需要跨国交流的企业都转向钉钉,虽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钉钉笨重无比。


        腾讯在海外也尝试过支付, 虽然在马来西亚实现了落地,但是使用量却一直提升不上来。在针对中国游客的收单方面虽然颇有斩获,跟支付宝比起来还是有差距。在海外布局上,蚂蚁金服还是远远走在前面的。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