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鸽传书logo

Facebook首次因数据泄密丑闻遭罚款

发表时间:2018-07-11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7月11日讯,Facebook将因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事件而面临第一次处罚——来自英国的66.4万美元罚单。


       英国信息委员会办公室(ICO)周二宣布对Facebook罚款,66.4万美元是处罚金额上限。他们认为Facebook缺乏强有力的隐私保护措施,而且忽视了有望阻止剑桥分析操纵舆论的重要信号,其中也包括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


       在与Facebook进一步沟通之后,此项处罚可能会有所调整。ICO通常不会披露初步结果,但他们表示,此次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因为公众对此十分关注。该机构还承诺将在10月份更新内容。


       Facebook首席隐私官艾琳·伊根(Erin Egan)在周二的声明中承认,Facebook本应采取更多措施调查跟剑桥分析有关的声明,并在2015年采取行动。


       英国的处罚可能只是开始。欧洲其他地区和美国同样也在调查此事。例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有可能对Facebook处以巨额罚款。美国联邦调查局和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在调查Facebook与剑桥分析之间的联系。


       伊根提到了很多与该公司有关的调查。“我们一直在与ICO就剑桥分析的调查展开密切合作,同时也在跟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政府合作。”她说,“我们会评估这份报告,并尽快对ICO作出回应。”


       英国的调查范围很广,不仅局限于Facebook,还包括整个生态系统,涉及172家组织和285名个人,涵盖为政治目的而收集和销售网民数据的行为。英国信息专员伊利莎白·德纳姆(Elizabeth Denham)对科技公司、政党和其他在线收集敏感信息的各方“极度缺乏透明度”的行为表达了不安。


       “ICO调查得出一项重要结论是,Facebook的透明度不足,难以让用户明白政党或竞选活动将通过何种方式、因为何种原因而瞄准他们。”德纳姆说,“虽然这些关于Facebook广告模式的担忧普遍存在于商业应用之中,但在用于政治竞选时显得格外突出。”


       英国监管者在大约40页的报告中指责Facebook允许剑桥大学研究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开发了一款代表剑桥分析收集Facebook用户及其好友数据的应用。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允许应用在2015年之前收集这些信息,但英国监管者周二表示,他们担心该网站的很多用户“可能并没有充分了解他们的数据被人以这种方式获取”。


       英国调查人员还质疑Facebook可能没有提供充足的保护措施,确保其他第三方应用开发者不会滥用社交数据。该机构称,Facebook在2014年错过了一次机会,未能阻止科根在该网站上的行为。


       他们还表示,目前正在考虑对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前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进行处罚。


       英国的主要担忧是Facebook的数据在多大程度上被用于操纵脱欧公投。英国政府周二还表示,他们将对剑桥分析母公司SCL Elections发起刑事诉讼。


       英国监管者承诺对Facebook展开更严格的审查。剑桥分析曾经表示,在2015年收到Facebook的通知后,他们已经删除了相关数据。但英国监管者正在对此调查。他们发现,有证据显示,这些数据的副本被分享给其他机构,甚至分享到系统外部的机构,这也导致剑桥分析的陈述真实性存疑。


       自从数据泄露丑闻遭到曝光后,Facebook承诺对其平台上的所有第三方应用进行评估,同时采取新的透明度措施,包括针对其网站上的所有政治广告设立一个在线“储藏室”。


       但这并非欧洲首次处罚Facebook。欧盟反垄断监管者去年对Facebook罚款1.22亿美元。欧盟竞争专员认为,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在2014年收购聊天应用WhatsApp时针对其隐私承诺提供误导性信息。Facebook还因为没有遵守法国的数据保护规定而遭到过16.4万美元罚款。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海外市场会带着腾讯再次起飞吗?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8月17日讯,8月15日,腾讯发布第二季度财报,数据很不乐观:市值缩水、游戏增长乏力。腾讯增长的新引擎在哪?会是海外业务吗?


        2011年年初,微信上线,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积累了两亿用户;2012年,腾讯就开始考虑微信的国际化;2013年,微信在美国设立办公室,将美国作为重点突破口。回顾腾讯早期的出海策略,在区域和产品选择上和百度上有点相像。首先,都以发达国家为重点,百度选了日本,腾讯选了美国;其次,都是先推广核心产品,百度推广搜索引擎,腾讯推广微信。


        腾讯对于微信国际化的期待要更大,马化腾在2013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表示,“对腾讯来说这辈子能够走出国际化的,在目前看来就只有微信这个产品。”同时,马化腾也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化上的经验非常欠缺,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微信国际业务的机会是50%”。为了50%的成功机会,腾讯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拨给微信国际化的预算高达20亿人民币。


        微信甚至还请了足球巨星里奥·梅西作为全球代言人。但是,巨星代言不仅在美国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在巴西和哥伦比亚这样的足球大国,效果也很惨淡。虽然砸了巨资,但是微信依然只是海外中国人的交流工具。回想百度在日本的失利,再结合微信的遇冷,并不能简单地得出“中国互联网公司无法打入发达国际市场”的简单结论,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企业自身。


        腾讯方面的主要原因还是本土化没有做到位。微信的产品团队和海外本地化团队是分开的,产品是张小龙的团队在管,而本地化是由国际业务部在管,相当于有两个老板。由于管理结构的不合理,微信在国外几乎没有做任何本土化的适配。共享同一个产品和技术团队,国际市场的优先级必然是次于国内的。2014年初,墨腾几个朋友曾经参与和微信的一个合作,海外接口好几次都由于国内的需求而被切断。


        不同文化和用户使用习惯上的鸿沟,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墨腾创投的新加坡同事、台湾同事,即使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也认为微信用起来很不习惯,而更愿意使WhatsApp。只有几个受过中文教育的马来西亚同事能有效地用微信交流,但他们也认为Whatsapp更好用。


        有人要问了,为什么Whatsapp能行呢?它也没做本土化啊。 但是,Whatsapp真的很容易用,不仅不需要根据中国人的习惯添加好友才能聊天、更没有那么多看不懂、而且会让电话变得很卡的功能。 记得2013年的微信,还是会常常卡壳的,那时很多发展中国家还是智能机普及的初期,电话配置跟不上微信的复杂程度。


        墨腾有个朋友在曾在世界排名前五的大国推广微信,就曾经私下抱怨过:“Wechat是很强大,但是每个尝试过Wechat的朋友都告诉我这东西太复杂了、没法用,试了几天就跑回去Whatsapp了。现在坚持用的只有我们公司的同事,因为他们要和中国同事交流。”


        而且,企业微信也一直没法使用即时翻译,这一点让很多需要跨国交流的企业都转向钉钉,虽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钉钉笨重无比。


        腾讯在海外也尝试过支付, 虽然在马来西亚实现了落地,但是使用量却一直提升不上来。在针对中国游客的收单方面虽然颇有斩获,跟支付宝比起来还是有差距。在海外布局上,蚂蚁金服还是远远走在前面的。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more>>